1242.第1242章 变故(2)

    第1242章 变故(2)

    符景烯被狄海明钳制住,仍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贺蒙看着他目光灼灼地说道:“符老弟,你确实是个人才。你若是愿意投靠我我可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非常欣赏符景烯,不管是胆略还是才能都很出众,所以也起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符景烯笑着说道:“贺将军,杀了我又如何?你仍逃不脱一个死。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狄海明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,怒骂道:“混账,死到临头竟还敢诅咒我家将军。”

    符景烯的脸立即肿了,不过他脸上仍带着一抹冷笑:“我可不是诅咒他。明日的今日是我的忌日,可同样也是你们的忌日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贺蒙的一个心腹也是守卫贺府的将领肖炳华急匆匆地跑了进来:“将军、将军不好了,我们被人给包围了。”

    贺蒙顿时暴怒了:“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带兵围将军府,我要将他大卸八块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军中的哪位将领被策反,带兵来围剿将军府。

    肖炳华急着说道:“将军,来人自称是亲兵营的统领赵克寒。将军,他所带的人都穿着银色的盔甲,战斗力非常强。我们跟他们一交手就死了二十多个人。”

    打得他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说完,肖炳华说道:“将军,他说让我们立刻交出钦差大人,否则就要将将军府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贺蒙面色大变:“赵克寒?”

    符景烯笑了下说道:“亲兵营的赵将军,我想你应该不陌生吧!”

    亲兵营并不对外招收人,所有的将是都是直接从地方军中挑选。既是挑选,自然都是挑最好的。也是如此,亲兵营的将士战斗力非常强悍,再加上精良的装备,地方军根本不能与他们抗衡。

    赵克寒要护卫京城又岂会跑来合洲?而且大军开拔这么大的动静他应该早就得到消息。所以哪怕真是赵克寒带兵,人数也绝对不多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点,贺蒙嗤笑道:“是赵克寒又如何?合洲可是我的地方,就算是他来了,我定让他有去无回。”

    符景烯笑了下说道:“贺将军,合洲有三万兵马不假。可谋反乃是诛三族的大罪,你觉得那些普通的士兵会跟你一起造反?”

    贺蒙勃然大怒,说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符景烯摇头说道:“你日夜派人盯着我,我又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贺蒙当即反应过来:“你只是再明面上吸引我的注意力,另有一人在暗中查探我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他竟一点都没察觉到,想到这里他出了一身的冷汗:“这人是谁?符景烯,你若不说我现在就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到现在也没什么可瞒的,符景烯说道:“飞鱼卫统领罗勇毅。”

    不仅贺蒙,在场的人听到罗勇毅这个名字也全都变了色。飞鱼卫臭名昭昭,而罗勇毅更是杀人不眨眼,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官员不计其数。”

    毛东方脸色非常难看,问道,:“将军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贺蒙并不是个被动挨打的人,冷声说道:“走,我们去会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亲兵营兵围将军府,到现在他已经避无可避了。与其坐在这儿等着他们打进来,不如主动出去见他们。有符景烯在手,也许还能谋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参将府的大门一打开,就看见外面乌压压的一片。

    贺蒙看到这阵势心里一沉,看来今天想要全身而退难了。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,说道:“赵将军、罗统领,既来了就不要在藏头露尾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这些士兵就让出一条路出来。然后,从中间走出一个锦衣上绣着飞羽腰间佩戴弯刀的中年男子。只看他的衣服跟兵器,就知道其身份了。

    跟着罗勇毅走出来的,还有布政使盛腾飞以及按察使管彦磊。

    贺蒙面色勃然大变,握着拳头道:“盛腾飞,你竟敢背叛了我。”

    布政使盛腾飞长吁了一口气:“贺蒙,你缴械投降吧!投降了至少不会祸及家人,可你还要负隅顽抗贺家要被诛三族。”

    他有许多的把柄被贺蒙给攥着,所以这些年不得不与其同流合污。前些年还好,皇帝昏聩皇子争权夺利朝廷无暇顾这里,所以让他们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。可如今太孙掌权且已决心要除掉贺蒙,若他还站在贺蒙这边肯定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贺蒙冷笑一声说道:“盛腾飞,这些年你跟着我做了什么事你心里很清楚,你以为太孙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罗勇毅说道:“你说得很对,太孙确实不会放过他。因为他犯的罪砍十次脑袋都不为过,不过只要他不再助纣为虐,就不会祸及盛氏。”

    而这也是腾盛费倒戈相向的原因,他死不要紧,但不能因为他牵连了整个盛家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罗勇毅看向贺蒙后面的人大声说道:“只要你们放下兵器,除了主谋都可以饶你们不死,并且不祸及家人。不过你们若执意要与他一起造反,不仅你们父母妻儿,就是你们的兄弟姐妹都要被砍头。”

    贺蒙指着符景烯说道:“罗勇毅,你若再敢煽动军心,我现在就拿他来祭旗。”

    用匕首顶着符景烯喉咙的狄海明,突觉喉间有一股腥甜,不过他硬生生地忍了。

    罗勇毅看了符景烯一眼,然后转过头去问道:“你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“退兵。”

    罗勇毅反问一句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花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,怎么可能因为符景烯一个人就放他离开。符景烯虽得太孙宠信,可也没这般重要。

    贺蒙自然知道不可能,所以很快他又改变了条件:“你放我们出城,只要出了城门我就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狄海明觉得眼前的人在晃动人也有些站不稳了,拿着匕首的手也在抖动。

    罗勇毅觉得他的想法很天真,说道:“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贺蒙,你觉得你能逃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贺蒙说道:“你只回答我,放不放我出城?”

    罗勇毅笑了下,指着符景烯说道:“这事我做不了主,你该问他。”

    贺蒙一惊,等他转过头就看见狄海明吐了一口血后倒在地上。而符景烯如鬼魅一般的速度窜到了对面,速度之快让他们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狄海明倒在地上,很快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